野夫对话 
作者:野夫 日期 2010-2-4 3:54:00

摘要:写作对我来说具有使命一样的意义,我如果一生没有写出这些善良人的苦难,那么我一定会难以瞑目。今天写出来的,只是我内心一小部分悲哀。

我们这些年的所谓体制内创作,是缺少悲愤元素的文字,这是很让这个时代的文坛应该感到可耻的现象。

如果一个经历了那个时代的作家,对此没有感觉,没有内心深处的耿耿于怀,那就是堕落。因为他没有关心国人的苦难。

仅仅虚构一些与现实无关痛痒的所谓纯艺术,也是不够的;因为在痛苦的大地上,你作为文学的实践者,你应该走在前面去引领,去祛魅——六十年来由谎言组成的历史,应该由我们去揭破,去还原。

但是文学的发生之初,不是要竞技想象力,而是要追求真善美,鞭笞现实的黑暗。诗经以来的中国伟大文学的传统,一定是吊民伐罪。

蓝记者 【媒体,下同】

采访你我有些害怕,怕自己不能做好访问

这是心理上的恐惧。不谈了,开始吧

什么时候获悉自己获奖的?先谈一下这本书参展,获奖的情况

天下客 【野夫,下同】

我一周前从台湾的南方家园出版公司电话听说,我的散文集《江上的母亲》已经入围台北2010国际书展大奖,当时认为入围已是幸事,我并未抱有获奖希望。直到昨天下午接到他们的正式电邮,通知我已经获得大奖,我实在感到意外。因为今年有龙应台先生的《大江大海1949》,有王鼎钧的《文学江湖》,甚至还有张爱玲的《小团圆》,这些都是我景仰的人与书,因此,我认为区区如我这样的未名作家,应该不会得到彼岸的重视。在此岸,当然更无可能。呵呵

蓝记者

你很有名的啊,很多人喜欢你,跟我谈起你 。

天下客

这肯定是过奖。我只是一个普通的网络作者,一个大陆常说的自由撰稿人。在本书出版之前,没有在自己的祖国出版过任何书籍。我的写作,也只是近几年的事情,多数文章,都只是在自己的博客上随便贴出。这样的人,怎么能说有名呢?更何况我对体制内的所谓名利,一向淡漠,真正知道我写文章的人,都很少的。甚至很多多年的老友,在网上看了野夫的文章,会来问——这个野夫就是你吗?他们多数时候,觉得我就是个吃喝玩乐的主儿,从未想过我还是个可以码字的人。你所说的名,只是这两年,因为参与了一些公共话题的议论,又说出了一些自己的隐秘往事,揭发了一些奸邪名流,因而在网络上被少数朋友所知道而已。

蓝记者

知道自己获奖,还是第一个大陆作家,有什么感受?

天下客

知道获奖,当然是很高兴的事情。虽然此前在大陆也获得过,但这些都是纯粹民间的一种鼓励。而台北这个国际书展大奖,算是一个较为重要的奖项。这个书展已经主办了十几届,据说是亚洲第一大、全球第四大的书展,能在这样的地方获奖,当然我会感到荣耀。更何况本届入围的书和作家,多是很有竞争力的。我能胜出,而且据说是第一个大陆作家,就人的基本虚荣来说,都会因此开怀一笑,况乎是在新年的一刻。我倒是遗憾,龙应台先生那本书竟然落选,这会让我略感惭愧。

蓝记者

你的朋友谈起你时,说你早该获奖,被更多的人认可。这本书为何没有在大陆出版?你作为前书商先生?有无找过出版社?他们什么态度?

天下客

我这本书,原本就是想在大陆祖国出版的。最初找过几家出版社和书商朋友,因为我就是干过这一行的人,他们的回答是肯定难以通过审查,另外也担心发行量,即便是广西师大出版社这样的名社,也怀疑没有读者而放弃了本书。更多的是担心出来之后被封杀,造成损失。

当然也有出版社表示兴趣,但是说要删节很多,而我觉得那样,会很辜负自己,也愧对那些无辜的亡灵,因此就暂时作罢了。但是,我最终相信,还是会有大陆的出版社敢于出版的,因为我自认为拙著还是好书,是让人读了能感动能深思的书,不是那些印刷垃圾。

蓝记者

为什么分为尘世和挽歌两部分?什么寓意?

天下客

《尘世挽歌》----是我原来自己的命名。因为我的前半部分是写的那些已经逝去的亲人长辈和朋友,所以叫挽歌。后半部分是写的还活着的一些朋辈和我自己的一些生活,所以叫尘世。但是台湾版考虑到我的散文名篇《江上的母亲》可能更吸引人,就改用了这个书名。香港版在增加一些文章之后,也没有采用我原来的书名,改成了《拍剑东来还旧仇》。只有大陆的网络读者,还记得我原来的书名,如果以后在大陆能出版,我还是希望恢复原来的命名。

蓝记者

听说你从小文学天赋极好,做过教师,警察,坐过牢,当过书商,怎么突然写起散文来了?

天下客

写散文于我而言,并非突然。我很小立志想要做的,就是作家。80年代的文学大潮时,我就是那个时代的先锋文学青年。只是我一贯采取的是体制外写作,不投稿,没有太多兴趣在官方杂志发表,因此一直默默无闻。其实,写作对别人也许是功利,对我确实具有使命一般的意义。但是命运往往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于是,我干过了很多奇怪的职业。直到三年前,才真正放弃一切,重新回来做我的写作梦。

蓝记者

为什么会在三年前?你的创作动机是什么?你还干过啥子奇怪的职业?

天下客

我的创作动机和写作,应该说始于从小就有的被迫害意识。当我经历了那么多稀奇古怪的命运之后,更加感到我如果一生没有写出这些善良人的苦难,那么我一定会难以瞑目。写作是一种对历史的记录,历史是为了人类社会的进化。只有将这些事情记录公布并流传后世,我们才可能规避各种悲剧再发生。

我干过教师,教研员,党委宣传干事,诗人,警察,卷烟厂设备采购员,书商,编辑,编剧等。还做过很多小生意,呵呵,都赔得血本无归。还卖过衣服,印过名片,做过油炸早点卖,摆过书摊,还合伙开过挖沙的厂,哈哈。

写作是一种反抗,既是对自己内心黑暗的反抗,也是对社会邪恶的反抗。没有真实的写作基础,没有对时代的批判意识,没有对自由的基本渴望,那样的写作,在我看来毫无意义一钱不值。

三年前,我突然厌倦了在京都的小商人生活,也厌倦了那种争吵的私人生活,突然决定放弃一切离开北京。不经商了对于我们而言,就没有了生活保障,于是想到还是回归写作吧,因为在这个时代,至少像写电视剧这样的商业写作,还是可以养命的。但是,养命并非我写作的目的,我内心耿耿的还是要写自己所阅历的人和事,只有那些东西,才是真正有价值,值得自己去写的。于是,我成为了一个靠商业写作来维持自己的个性写作的自由写作者。

蓝记者

在《地主之殇》中,你讲到了祖父被化为地主成分后被批斗至死,大伯二伯的妻子一夜之间双双上吊。这些历史是如何了解到的?在那个时代是不是一个普遍现象?您了解家族的这段历史花了多少时间?三代人的命运,祖父辈的应该是最不熟悉的,但你写得身临其境,我很好奇。

天下客

关于父亲家族的历史,反而是在家父去世之后我才渐渐了解的。他走的时候,我还在坐牢,没有机会讲述他的悲苦内心,他死后,我被许可在警察陪同下赶回去奔丧,第一次见到了他那个深山家族的许多亲戚晚辈,他们开始向我哭诉这些可怕的往事。之后的2004年,我为了完成家父的遗愿,赶回深山为祖父被抛尸的那个天坑修墓立碑,又调查了很多家族的历史。也因此我开始研究土改的来历和各种民间记录,终于写出了《地主之殇》。

蓝记者

知道这些历史后,内心是什么样的感受?

天下客

整个土改运动,事实上是摧毁了整个中华民族的道统,彻底地消灭了维持民间礼俗秩序的乡绅阶级。这个后遗症十分恐惧。虽然是家族的灭门惨祸,在几十年之后来看,愤怒已经不是主要的了,毕竟那些长辈,是我们这一代不熟悉的。但是,我内心感到惊恐的是,我们这个民族从此走上了一条残忍之路。以后若干年的残忍运动和事件,都是从那里发源的。如果一个政权的建立,完全依靠对国民的残忍来实现,那么其合法性就永远得不到实现。同时也难以想象,家父这样身负毁家之痛的共产党员革命干部,那得需要怎样的隐忍压抑,才能战战兢兢地走完他的一生啊。人子之心,是人皆有,杀父之仇,他是怎样化为内心沉默的块垒的呢?我无法起问他于九泉,但是,我只要想到他的心灵苦难,就难过,我时常喝酒大醉之后痛哭嚎啕,无法克制的愤懑。

蓝记者

你好朋友经常跟我说你有孤苦。

天下客

父母的命运都很奇特,身边一些亲人朋友的事迹遭遇,也很奇特。写完了母亲的死,自然就要写其他的。事实上,今天写出来的这些,还只是我内心中的一小部分悲哀。我们这个时代天生就是一个创造悲剧的时代,而我们时代的文人,多数又都是隐忍的犬儒。那么多的无辜死亡横亘在我们的面前,我们却只会去写那些纯艺术的虚构作品,那未来如何来鉴定这个时代的正邪呢?

蓝记者

您觉得你妈妈的个性和经历对你的成长有多大的影响?也包括父亲的个性

天下客

母亲的自沉失踪,是我今生一定要写的。但是每次拿起笔,就只剩下哭泣和茫然,不敢写,不敢触碰这个话题。恰好她离开十年的时候,一个朋友约稿,要我写母爱方面的一篇文字。于是我决定写了,用了整整一天一夜,写完哭完,像害了一场重病,次日在沙发上躺了一整天。感觉似乎用尽了一生的气力。我理解古人所说的呕心沥血,是什么感觉了。家慈是一个国军少将的女儿,遗传的血统一定有军人的刚烈,坚强和执拗。她整个的成长,又是处处被打压,被遗弃,因此就很反叛,很决绝了。这些性格元素,在我的一生中,感觉也都存在

而家父又是一个古代称为蛮族的后裔,从地主少爷到剿匪英雄,他属于胆子很大那种人,年轻的时候也亲手杀过人。即便在文革中挨打,游街批斗,他都没有软弱过。我很少见到他的悲伤,直到晚年我坐牢之后,我才发现他竟然是那么感情丰富的一个老人,经常我们父子会见的时候,都抱头痛哭一场。我的反叛,坚强和情感丰富,都来自于他们。

蓝记者

你们那一代人受到八九的影响,对这个国家、民族、人民有着奇特的感情,有一股忧愤之气,在您的文中很明显。您怎么看这一代人在中国的遭遇?

天下客

可以说,之前,我作为革干子弟,作为党委政府甚至警局的干员,我都应该算是体制的受益人和维护者——虽然我坚持不入党,也经常批判地看待体制,但是,我并未站到对立面去。

但是,之后,我立即转变了立场。我次日即宣布退出警界,写辞职书公开抗议当局暴行。之后更是选择了参与营救朋辈,以至于最后被老一代“倒钩”采取钓鱼执法,把我送进了牢狱。如果说命运,就是这样因为此而改变的。

蓝记者

可是在一般人看来,这很像是青年时期的盲目冲动和热情

天下客

但是深层次地来看,我的悲剧既是社会悲剧带来的,但是更多的还是自己的性格悲剧。如果没有性格的成因,那我完全可以继续混在官场,那也许今天领导那些警察和密探的,说不定就是我呢,呵呵。

对很多死于大街的学生来说,也许不免冲动。但是你不要忽略,当我宣誓辞职的时候,是在两个大学毕业且工作了多年之后,而且,那时的我一直很冷静地在旁观,这个在我的文章《革命时期的浪漫》中可以看到。况且我是警察,我岂能不知道辞职并且站在反对立场的后果。我之所以还是坚持辞职,是因为我有羞耻感,继续做鹰犬甚至刽子手,我会愧对良知。这是我当时就有的很理性的认识。但是中国人很多都是不畏惧天良的,他们只要自己好过,怎样做都不会觉得内疚,不觉得负罪,而我是一个很怕负罪的人。这在我今天的为人处世之中,依旧保持着这一德性。

如果说对我创作的影响,我认为它提供了悲剧性元素,提供了一生耿耿于怀的悲愤。我们这些年的所谓体制内创作,是缺少悲愤元素的文字,这是很让这个时代的文坛应该感到可耻的现象。

蓝记者

你想过你当时这样选择,对你家人的伤害吗?

天下客

家人都是普通的善良人,受伤感和埋怨批评怎么会没有呢?我们不是《红灯记》那种虚构的革命世家,祖孙三代都要打敌人那种,那是红朝才有的虚伪。

蓝记者

你认为那一年对中国作家的影响是什么?

天下客

那一年,很多的优秀青年被判刑流放开除,人生命运彻底改变,这成为了一代人的心结。如果一个经历了那个时代的作家,对此没有感觉,没有内心深处的耿耿于怀,那就是堕落。因为他没有关心国人的苦难。

蓝记者

从六十年的历史来看,你觉得中国作家有没有一种使命感? 这种使命感和纯文学的创作是什么关系?

天下客

在中国,有使命感的作家知识分子,永远是少数。因为这样的使命感,会带来对自身命运的破坏,会影响他在这个可耻的时代的功名利禄。纵观全人类,伟大的文学,一定要担负道义,道义就是你作为一个作家的使命感。没有使命感的写作,固然可以被组织命名为作家甚至成为作协主席,但是,那不是真正伟大的文学,因为他注定将被未来的时代所淘汰。

凡是自觉要肩负使命的写作,必然要导致独裁者的敌视。也因此,你会失去生荣,但是,你会获得至高无上的哀荣。你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你的子孙会铭记你曾经做过的一切,你写过的文字,还将在这个世界流传。

蓝记者

道义,担负什么样的道义?

天下客

道义是无需解释的。道义就是真理,是道路,是生命人类最伟大的共同价值观。

蓝记者

你认为中国这样的社会,作家应揭露历史,还原丑恶?这方面有一些作品,如定西孤儿,57年的一些回忆,文革方面的书,但很难讲是文学。你的意思是作家应该实践这些价值观?用他对世界独特的体验?用他的独特表达?中国这样个社会,对苦难以及邪恶完全没有揭露的国度,你觉得你的文字的价值在哪里?

天下客

在中国的此刻,有道义的作家,最低标准来说,不会去含泪劝告,不会去写纵做鬼也幸福。其次是,仅仅虚构一些与现实无关痛痒的所谓纯艺术,也是不够的。因为在痛苦的大地上,你作为文学的实践者,应该走在前面去引领,去祛魅——六十年来由谎言组成的历史,应该由我们去揭破,去还原。

蓝记者

但是道义和文学的想象力如何结合起来呢?

天下客

想象力本质上说,只是文学的基本功。幼儿园的孩子都有自己的想象力,都能写出让成年人匪夷所思的文字。但是文学的发生之初,不是要竞技想象力,而是要追求真善美,鞭笞现实的黑暗。诗经以来的中国伟大文学的传统,一定是吊民伐罪。当然一个文人可以去写没有正邪是非立场的纯想象作品,去像夜莺一样为个体的爱情哭泣。但是在这个时代,当你还没有完成安徒生笔下一个孩子的真诚教育之时,也就是你还不敢做一个真人的时候,你绝不可能是大善的,更不可能是美的。

蓝记者

但是我觉得这样很危险。中国文人的传统就是自以为是道德楷模,教育老百姓。不真诚是中国文人的特点,包括当代中国作家。我觉得你们那一代人多数似乎被痛苦吓怕了,不敢全然深入到痛苦之中。不仅仅是外在的言论禁锢,而是内在的力量感的缺失。你是个例外。

天下客

更多的人是像那个古代的贾桂——习惯了跪着。极权培养训练了多数文人的奴性。迅翁嘲笑过的,连造反,都是要跪着造反。文人的奴性,就是即便是在写作创作,都像是在进言,在为统治者考虑他的进退尺度。而我,因为写作完全无需考虑在这个时代的发表,也不依靠它来换取独裁者赏赐的功名利禄,于是就可以随心所欲而已。我们的探讨,就暂时到此为止吧。谢谢。

Re:野夫对话【完整版】
作者:幽篁 日期 2010-2-4 4:21:13
幽篁最近无聊,找出很早以前买的三本一套爱伦堡的《人·岁月·生活》重读。无意中发现这套书是你策划的。好感动的。另一本书也是我非常喜欢的法拉奇写的《给一个未出生孩子的信》,毛喻原翻译的,也是你做的吗?
以下为野夫的回复:
前者是我挖掘出来责编的,是我作为书商的荣耀之一,呵呵。后者是我的哥们翻译的,我推荐同仁做的。
Re:野夫对话【完整版】
作者:1234(游客) 日期 2010-2-4 4:22:16
1234(游客)“直到三年前,才真正放弃一切,重新回来做我的写作梦。”
如果真是这样就好了---------。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野夫对话【完整版】
作者:敏行天下(游客) 日期 2010-2-4 4:25:26
敏行天下(游客)祝贺野夫
期待更多好文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野夫对话【完整版】
作者:姜维波(游客) 日期 2010-2-4 4:29:16
姜维波(游客)天啊,竟然是沙发,不易不易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野夫对话【完整版】
作者:一地落红(游客) 日期 2010-2-4 4:34:55
一地落红(游客)坐上慢慢欣赏沙发,呵呵。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野夫对话【完整版】
作者:倾城(游客) 日期 2010-2-4 4:47:26
倾城(游客)亚洲周刊上的专访蓝莲花传我看了,还是这个版本完整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野夫对话【完整版】
作者:小妹(游客) 日期 2010-2-4 4:56:09
小妹(游客)呵呵,好多做沙发做空了哦,野哥发点小板凳哈!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野夫对话【完整版】
作者:夜扣柴扉(游客) 日期 2010-2-4 4:58:36
夜扣柴扉(游客)把酒敏运夭折,感觉中国重新倒退了百年。我在想,假如语境放开,中国肯定是有很多伟大的写手。但是,现实已经一再告诫这片土地,丢掉幻想,准备战斗,剩下的问题只是成本大小的考量而已。你们那一辈承受的苦闷、噤若寒蝉,在继续沿袭。我相信,历史会把一些人钉上历史的耻辱柱的。还好,有先生您这样大写的“人”,才没绝望到谷底。问好!您不是孤单的。
Re:野夫对话【完整版】
作者:今夜无名(游客) 日期 2010-2-4 5:17:38
今夜无名(游客)可悲,墙内的我们想看此书只能出口转内销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野夫对话【完整版】
作者:巴山夜雨(游客) 日期 2010-2-4 5:21:43
巴山夜雨(游客)泡杯茶,慢慢读!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野夫对话【完整版】
作者:看望大海(游客) 日期 2010-2-4 5:28:10
看望大海(游客)问好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野夫对话【完整版】
作者:水光(游客) 日期 2010-2-4 5:31:53
水光(游客)干爹爹~ 水儿引用到新浪博客了:)

在此立春之际,祝福您身体健康,万事顺心顺意就好:)
Re:野夫对话【完整版】
作者:兰波(游客) 日期 2010-2-4 5:49:43
兰波(游客)就个人使命而言,老野肩负我们的深望:“我如果一生没有写出这些善良人的苦难,那么我一定会难以瞑目”,就历史地位而言,中国人民会做出选择:“八零年代末期是一个时代的分水岭。”就老野自身的知识份子认同而言:“两肩挑得道义在,仁心著得传世书!”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野夫对话【完整版】
作者:二手科学家(游客) 日期 2010-2-4 7:04:40
二手科学家(游客)祝贺野夫 期待更多美文,新年快乐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野夫对话【完整版】
作者:离歌(游客) 日期 2010-2-4 7:10:01
离歌(游客)真为你高兴野哥,你这样站的越来越高,我就能够随时仰望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野夫对话【完整版】
作者:诺源(游客) 日期 2010-2-4 7:12:13
诺源(游客)首先向野哥《江上的母亲》获奖表示祝贺!再恭祝即将到来的春节快乐!看完若干对话,深切感动“在痛苦的大地上,你作为文学的实践者,应该走在前面去引领,去祛魅——六十年来由谎言组成的历史,应该由我们去揭破,去还原。”我将追随野哥的脚步,做一个还原历史的无关荣光的“异教徒”。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野夫对话【完整版】
作者:祝贺(游客) 日期 2010-2-4 7:21:35
祝贺(游客)您的文字当得起任何的奖项!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野夫对话【完整版】
作者:凑个数(游客) 日期 2010-2-4 7:25:44
凑个数(游客)每次看他的博客总是揪着心,我们“以生计饭碗为托词,以洁身自好为由头”,龟缩在自己的一方天地里,看到的,想到的,只能隐忍,却希望有人出头说话,使我们有一天可以坐享其成。我们如此卑怯!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野夫对话
作者:幽篁 日期 2010-2-4 7:51:44
幽篁非常抱歉,接到通知要删除这篇文章。我不想删除全文,想以此作为引子让有兴趣的网友去寻找更多内容,所以删除了部分敏感内容。最近实在是查得太紧,我只能这样处理。希望野夫兄能够谅解。如果野夫兄在别处有全文贴出的,请通过编辑正文增加全文的链接。
以下为野夫的回复:
永远理解,也永远感激你们因此分担的风险。也愿意感谢他们的宽容。只能感谢,我们都可能是斯德哥尔摩症的患者。
Re:野夫对话
作者:中道(游客) 日期 2010-2-4 8:48:35
中道(游客)祝贺野老大,在这个时代选择坚守那些被人刻意要抹去的记忆,有幸有不幸。你的获奖,加深了大家记忆的共鸣。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野夫对话
作者:犀牛(游客) 日期 2010-2-4 9:49:24
犀牛(游客)这是对老野这些年来所思、所言、所著的一切最好的一份注解。
祝贺老野!
分享您的感动!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野夫对话
作者:嘤其鸣(游客) 日期 2010-2-4 10:36:23
嘤其鸣(游客)你是一个真正的汉子,这还不够,因为有你,因为知道你,因为私淑你的幽愤孤绝而平添了几分勇气,这个满目疮痍的国度,这个人妖颠倒的母土,有你野夫在,实在说明这个所谓伟大民族尚有点希望,尚有点复苏的火种,尚有让那些含泪劝告者做鬼幸福者之流惊悸的语声,尚有让外族觉得中国有直立行走的文人,史官正气与春秋笔法只有在你的笔下溢出,我为你感动,我为你骄傲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野夫对话
作者:leser(游客) 日期 2010-2-4 11:24:55
leser(游客)……没有使命感的写作,固然可以被组织命名为作家甚至成为作协主席,但是,那不是真正伟大的文学,因为他注定将被未来的时代所淘汰……

想来是因为反正怎么样也写不出伟大的,怎么样也是被淘汰的命,就不如混点现的了:)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野夫对话【完整版】
作者:鹰翅(游客) 日期 2010-2-4 11:46:39
鹰翅(游客)来迟了,有点后悔的。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野夫对话
作者:鹰翅(游客) 日期 2010-2-4 11:53:52
鹰翅(游客)我好不容易弄得一本岛版<尘世挽歌>能否谋得先生签字啊?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野夫对话
作者:SEXY L GUN(游客) 日期 2010-2-4 20:56:16
SEXY L GUN(游客)写作就是反抗,思考就是枪,我思,我写,永远在!谢谢你得指点!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野夫对话
作者:SEXY L GUN(游客) 日期 2010-2-4 20:56:16
SEXY L GUN(游客)写作就是反抗,思考就是枪,我思,我写,永远在!谢谢你得指点!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野夫对话
作者:喜欢链接贵博(游客) 日期 2010-2-4 21:01:31
喜欢链接贵博(游客)先生多保重。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野夫对话
作者:8-9-6-4(游客) 日期 2010-2-4 22:38:51
8-9-6-4(游客)光明多一点点
感谢您和如您一样的写作者 !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野夫对话
作者:1234(游客) 日期 2010-2-4 22:45:53
1234(游客)“我成为了一个靠商业写作来维持自己的个性写作的自由写作者。”
为自己的心找到了合理托词妙实在是太妙呵呵很艺术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野夫对话
作者:生于五十年代(游客) 日期 2010-2-4 23:11:20
生于五十年代(游客)在这个万马齐喑、噤若寒蝉的专制时代,是你在坚守人类良知、悲愤孤鸣,后世当会长久记得先生今日带血的文字。先生多保重。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野夫对话
作者:蜗牛(游客) 日期 2010-2-4 23:12:52
蜗牛(游客)“1234(游客)”每次的发言都怪怪的,透着不阴不阳的无奈和酸薄。私下忖度,是领领导旨意饭碗所迫还是别的原因。五毛党在这里是万难领到赏钱的,因为你们选错了对象。那不是蜀犬吠日吗?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野夫对话
作者:夜扣柴扉(游客) 日期 2010-2-4 23:36:47
夜扣柴扉(游客)“1234(游客)”每次的发言都怪怪的,透着不阴不阳的无奈和酸薄。私下忖度,是领领导旨意饭碗所迫还是别的原因。五毛党在这里是万难领到赏钱的,因为你们选错了对象。那不是蜀犬吠日吗?
——————————————————
你误读了,我觉得此君不是想象中的五毛,他的话在理,先生进入写作的状态很好。
Re:野夫对话
作者:游客(游客) 日期 2010-2-5 0:38:31
游客(游客)分享野夫前辈的感动,祝您在写作上取得更大的收获。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野夫对话
作者:欧金匠 日期 2010-2-5 3:06:21
欧金匠
以下引用幽篁在2010-2-4 7:51:44发表的评论:
非常抱歉,接到通知要删除这篇文章。我不想删除全文,想以此作为引子让有兴趣的网友去寻找更多内容,所以删除了部分敏感内容。最近实在是查得太紧,我只能这样处理。希望野夫兄能够谅解。如果野夫兄在别处有全文贴出的,请通过编辑正文增加全文的链接。
以下为野夫的回复:
永远理解,也永远感激你们因此分担的风险。也愿意感谢他们的宽容。只能感谢,我们都可能是斯德哥尔摩症的患者。

幽篁如果有删节,请保留方形格,并注明此处删除多少字,一定更火。^_^。

Re:野夫对话
作者:1234(游客) 日期 2010-2-5 3:21:33
1234(游客)“蜀犬吠日”我将这句话回送给蜗牛(游客),很合适你哟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野夫对话
作者:幽篁 日期 2010-2-5 4:18:12
幽篁
以下引用鹰翅(游客)在2010-2-4 11:46:39发表的评论:
来迟了,有点后悔的。

订阅野夫博客的RSS,就不会错过任何信息。
Re:野夫对话
作者:青铜时代(游客) 日期 2010-2-5 4:45:32
青铜时代(游客)感触颇深,期待你的文章。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野夫对话
作者:青铜时代(游客) 日期 2010-2-5 4:47:49
青铜时代(游客)期待你的文字,期待一个真诚的作家的带有生命血色的文字。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Re:野夫对话
作者:沉默的大多数(游客) 日期 2010-2-5 5:02:08
沉默的大多数(游客)祝贺获奖!您是中国文人的脊梁!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发表评论:
载入中……
About Me

载入中……

Category

载入中……

Newblog

载入中……

Recent Comments

载入中……

Recent Message

载入中……

Login

载入中……

Links

Search

Statistics

载入中……





feedsky
抓虾
Rojo
google reader
my yahoo
bloglines
鲜果
哪吒
有道
QQ邮箱
九点